歡迎光臨,這裡是小小公告:)
2014年九月,成為研究生,每天都與paper戰鬥中。
至於創作....我富堅惹。目前預計2016年7月完成論文,8月重拾創作之筆。
※ 部分貼圖取自網路,若侵權,煩請告知,在此先向原作者道歉一鞠躬
※ 若於文字等等有引用之需,請私訊或留言告知、並且於引用時標明來源,感謝:)

  現在我終於可以好好述說這件事了。

  10/22/2013,我永遠都會記住這個日子。

  我希望我自己永遠都不要忘記,不要忘記這一刻痛徹心扉的感覺,也不要忘記對方曾對我說過的話。

  絕對,不可以忘記。

 

 

 

  那一天我試著讓自己肅穆而漠然,可是做不到,有幾次,我很想躲在角落,蹲下來好好痛哭一場。

  我想那天我一定是個很拙劣的送行者,眼淚流個不停,這樣是不是會讓該離開的人捨不得呢?絆住了對方的腳步,是不對的啊。

  ──但是,我忍不住。

  「喀。」

  棺木蓋上的那一刻,那聲音像是被放大似的,特別清晰,也像是開關被打開般,潸然落淚。

  我見到了阿嬤最後一面,棺木裡的她,面容看來素淨而安詳,雖然沒有生氣,但唇角卻隱隱看起來有上翹的感覺。

  主持儀式的那位先生說,這是阿嬤沒有遺憾的意思,那看起來像是淺淺微笑的模樣,沒有遺憾、真的。

  是嗎?

  我不知道,畢竟我還來不及問阿嬤痛不痛,還沒來得及問阿嬤還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情,她突然就過世了。

  10/16晚上那天我搭夜車到臺南醫院去探望,阿嬤看起來很虛弱、氣若游絲的,走路也很不穩,整個人瘦了一圈,但是還有力氣同我們說話。

  「阿嬤,妳認得我嗎?」

  「阿嬤,妳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」

  「阿嬤,我下次再來看妳喔。」

  ……說著說著,難過得想要蒙頭大哭。

  沒有下次了。

  沒 有 了 。

 

 

 

  10/19早上,阿嬤就去天堂當小天使了。

  一切都是那麼突然,毫無預警。

  當我中午打過去時,聽到這個噩耗,聽見媽媽崩潰的哭聲,彷彿立時被打了一巴掌般。

  為什麼?

 

 

 

  默默地,很多小時候的記憶慢慢湧現。

  我想起了,在我還很小很小的時候,阿嬤把我抱在懷裡疼愛的情景;

  我想起了,上幼稚園的那段時間我很皮,像個男孩子一樣上竄下跳的,老是這裡擦破皮那裡瘀青的,阿嬤都會拿一罐廣東苜藥粉幫我擦;

  我想起了,長大後每次回阿嬤家住,阿嬤早上都會親自為我煮一碗統一麵,裡面加了我最喜歡的蛋花;

  我想起了,回阿嬤家吃飯的時候都會有一罐肉鬆,那是阿嬤都會留給我配飯的,她都會放在冰箱最上層……

  「哩愛好好讀冊,為自己認真打拼。」

  「阮叨這個孫女那麼巧、那麼乖,以後一定有成就。」

  曾有的片段如潮水漫來,靜謐地將人淹沒在一個名為回憶的深潭,漸漸地不能呼吸,只覺得心口不停地、不停地抽痛……

  不知怎麼地,連小時候喜歡在後院拿塑膠袋綁繩子、充當漂亮風箏的回憶也浮現。

  那時候,每次我不小心鬆開繩子、袋子往前院飛走,在前院的阿嬤就會叨唸這有什麼好玩,然後用一種既無奈又寵溺的眼神看著我。

  回憶簡直可以殺人,用絞痛人心的手段。

 

 

 

  從阿嬤過世後,阿公一直好堅強,相伴幾十年的老伴過世了,他還一直開導我和媽媽。記憶中我很少看到阿公這麼健談的。

  「其實齁,換個角度想,伊毋受到金多艱苦甲折磨,嘛算是好代誌,恁恩通尚傷心。」

  阿公叫我們不要傷心,那阿公自己呢?是不是也很難受?

  是不是……阿公在對我們說這些話的時候,也默默在心裡對自己這麼說?

  從阿嬤走了之後,阿公表現得既堅強又樂觀,在儀式當天也是如此。

  但我知道,他不是不傷心。

  接獲噩耗的當天我雖然不在現場,但是聽說阿公哭了,一向內斂的阿公,哭了。

  之後他沒有再哭,而是盡快操辦阿嬤的後事。

  我想是因為冬天快到了,阿嬤畏寒,阿公不想讓阿嬤冷到吧……

 

 

 

  噩耗過後,我常常對著自己唱出蕭煌奇〈阿嬤的話〉。

  好像有點自虐,因為每唱必哭。一點開音樂,聽到旋律後我會立刻倒在床上,蜷縮著痛哭一場。

  情緒太滿,有點不知所措,找不到慢慢流洩的出口,所以我只能強硬地打開水龍頭,逼自己把情緒丟出來。

  只是在公司不行,只能午休時間去廁所裡躲一下。

  很糟糕我知道,但是我不哭更不行。

  一直強壓在心裡,會腐爛的。

  記憶裡,阿嬤也曾對我說過「郎齁,歡喜就好」。

  等我把悲傷全部倒出來後,就可以把歡喜裝進去了。

  阿嬤,妳說是不是?

 

 

 

  我把手機裡的10/22標記起來,跟自己說要永遠記得這一刻。

  永遠不要忘記曾有的溫情,以及那些期許話語

  余自束髮讀書軒中。

  一日,大母過余曰:「吾兒,久不見若影,何竟日默默在此,大類女郎也?」比去, 以手闔門,自語曰:「吾家讀書久不效,兒之成則可待乎!」頃之,持一象笏至, 曰:「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間執此以朝,他日汝當用之。」

  瞻顧遺跡,如在昨日,令人長號不自禁。  (歸有光〈項脊軒志〉)

  大母,如在昨日。

  念深,勿忘。

 

 

 

  現在是10/32/2013,週四。

  離阿嬤長辭世間已將屆滿兩個禮拜,阿嬤現在不知道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好不好?不知道有沒有人照顧她?阿嬤知不知道那天我們在納骨塔幫她找了一個很不錯的位置呢?希望阿嬤能住得舒服,而且阿祖就在樓上,阿嬤無聊的話應該可以上去和阿祖聊聊天,對吧?

  其實直到現在,內心深處還是有些無法相信阿嬤已經離開我,可能是我潛意識裡不願意去相信。

  但是無論如何,已成事實,只能慢慢接受,是吧?

 

  只是,

  記憶中曾有的統一麵香,我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

 

   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澄舒 的頭像
澄舒

澄波瀲灩

澄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川あめ
  • 你很棒,阿嬤一定很欣慰^^
  • 希望有確實傳達給她:) 謝謝妳~~ :)

    澄舒 於 2013/11/18 12:57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