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,這裡是小小公告:)
2014年九月,成為研究生,每天都與paper戰鬥中。
至於創作....我富堅惹。目前預計2016年7月完成論文,8月重拾創作之筆。
※ 部分貼圖取自網路,若侵權,煩請告知,在此先向原作者道歉一鞠躬
※ 若於文字等等有引用之需,請私訊或留言告知、並且於引用時標明來源,感謝:)

【君家】卷壹:亂紅飛暮

  第1話.神偷流霞

 

 

  有時就算自己不找事,事情也會自己找上門來。

 

  抓著昏迷男子的右手臂,蒙面人奮力拖著男子往岸上走,可一跛一跛的,看來拖得很吃力。

 

  蒙面人身材纖細,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閃動精光,看不出面容也無法揣度性別與年紀──他,正是這一年在江湖上備受討論的新興後輩,人稱「神偷流霞」。

 

  流霞好不容易將男子拖到岸上安置,接著揮袖、甩了甩身上水珠,順道擰乾溼了大半截的褲管。

 

  被禁足了七天,好不容易今晚可以溜出來,殊不知才出家門沒幾步,就遇上有人跳河──這沒道理置之不理嘛!應該可以拿來說服大哥吧……

 

  流霞晶亮的眼珠骨碌碌地轉了幾圈,似是很滿意預先想好的說辭,接著便將目光便落在那仍昏迷不醒的男子身上。

 

  這男人面黃肌瘦、短褐穿結,加上身子骨似也單薄,生活辛苦不在話下,只是,到底是什麼事讓他這麼想不開、在這隆冬時節裡跳湖?

 

  不對呀,要自裁的人哪顧得上天氣是不是冷得要命,笨呀笨!這腦袋老不經使,回去得向二哥弄些補腦的藥丹來吃了。

 

  流霞暗自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胡思亂想一通,才想著要怎麼處理這男子時,便見地上那人狀似痛苦地猛力咳著,不久便吐了幾口水,悠悠轉醒。

 

  「唔呃……」

 

  嗯,醒了也好。

 

  流霞聳聳肩,逕自走到對方面前蹲下,完全不理會他驚懼的神情。「欸,你跳湖做啥?水底有寶貝不成?」

 

  「你、你……」流霞才剛靠近他、正欲拍他肩膀時,男子瞬間連爬帶滾、閃避他約數十步的距離,指著他、一副見到鬼的模樣。

 

  流霞正讚嘆著死裡逃生的傢伙也能有這等爆發力時,只聽那人用喑啞的嗓子嘶吼:「你想做什麼!你、你是那人渣派來殺我的對吧?!可惡,簡直欺人太甚!」

 

  「什麼?」流霞一臉鴨子聽雷狀。

 

  那人也不理他,完完全全沉溺在他突然爆發的怒氣中,他甚至跪下來、仰天長嘯:「老天爺啊!祢何其無情!奪走了我的一切,現在就連讓我一死以自清的機會都不給!要我死在那人渣的爪牙之下?不可能!投湖不成,我當場咬舌自盡可以了吧!」

 

  語畢,男子已氣得眥目欲裂,只見他一提氣、就要使勁的模樣,流霞怕他真的咬狠了,就此斷絕性命,立即探出手,以飛燕捲簾之勢,迅速點了他的穴道。

 

  男子只覺身上一痛,整個人癱軟了下來。「你!」他氣極,卻又對流霞無可奈何。

 

  流霞站起身,踢著岸邊的小石頭,語氣略帶嗔怪:「你你你,你什麼你!煩不煩?讓不讓人家說話?你到底在氣什麼我完全沒有頭緒啊!你不說我怎麼知道?還有,為什麼你認為我是什麼人渣的爪牙?我長得很醜嗎?」

 

  最後一句根本不知所云,流霞穿得一身黑,臉上也罩著面罩整個簡直密不通風,根本沒人能判斷他醜不醜。況且,這跟醜不醜完全沒關係。

 

  男子的怒氣頓時消了泰半,反而多了一些困惑:「你當真不是刺客?」

 

  「我像嗎?」流霞反問,但隨即想到什麼似的,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裝束──呃,是啦,刺客的確大部分都穿這種黑漆漆的夜行衣以方便行動啦。

 

  他差點忘了今天穿這身衣服溜出來是要幹活的。

 

  尷尬地咳了一聲,流霞拍拍胸口,豪氣道:「小爺我行不改名、坐不改姓,神偷流霞是也!我乃劫富濟貧的大盜,跟那干夜間竄逃的小老鼠完全不是一路的,更別提你口中那些不入流的刺客。」

 

  「神偷……流霞?」

 

  男子怔愣地喃喃念著,像是失了魂般。

 

  流霞眨眨眼,心裡直道奇怪。這是怎麼回事?難道他的威名已經到了一說出來就會把人震懾的程度嗎?

 

  伸出手,試探地在男子面前晃呀晃的,「我說你啊,到底──」他話還沒說完,頓時醒神的男子立刻抓住他搖晃的手,力氣之大讓流霞暗暗吃了一驚。

 

  也沒來得及喝斥男子到底想做什麼,便見他立刻咚的一聲跪了下來,「大俠救我!」

 

  「什麼?」什麼情況?這變化會不會太大?!

 

  「小生聽過您的名諱,還請大俠救我!實不相瞞,今日是我未過門的妻子與那可恨人渣的大喜之日!自從她被強搶至趙府後,我用盡了所有辦法都無法將她救出來,就連官府也偏幫那人渣!今兒個一早,我上門試圖要鬧,也被趙府的人一棍打了出來!」

 

  流霞此時也來氣了,略帶薄怒的中性嗓音正微微發顫:「為什麼官府不肯幫忙?」

 

  男子怒紅了眼,「只因那姓趙的有錢!他是地方上的土豪,家財萬貫,這楊梅縣的小小縣官根本不敢動他!他們怕是早已勾結,所以我連擊鼓鳴冤的機會都沒有,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逼著與他成親!」

 

  男子說到這裡,不禁悲從中來,潸然淚下。「我只是一介寒微書生,無財無勢,無法扳倒他們,只能一死,也好過活著受這種屈辱!」

 

  「你這懦夫。」冷冷地,流霞撇唇嘲弄,目光如箭,鋒利而寒冽地射向一臉不可思議的男子。

 

  「你有沒有想過你死了,你那位心上人該怎麼辦?受辱的是她,再加上知道你死的消息,你是要把她逼瘋嗎?你口口聲聲說不願受辱,但仍改變不了你妻子被奪的事實!你該做的事並不是去死,而是留著這條命,來日取得功名、再狠狠打擊這些惡人!」

 

  「你!」男子怒極,但也知道他說的沒錯,死確實無法解決任何問題。「……我若是有法子,今日也不會在這裡了。」他頹喪地嘆了口氣。

 

  流霞收回目光,漫不經心地絞弄著袖上的破口。

 

  「你的名字?」他狀似隨意地問了一句。

 

  「常夙。」

 

  「你心上人的名字?」

 

  「柳憐憐……你問這做什麼?」

 

  流霞仍是沒看他,繼續問道:「那趙府在什麼地方?」

 

  「楊梅縣城城北。」男子忽然反應過來,「你、你莫不是要去那趙府……」

 

  流霞望向他,俏皮地眨了眨那雙燦亮眼眸。「你不是讓我救你嗎?今兒個大俠心情好,就代你去把你家憐憐『偷』出來──別自作多情啊,我可是很討厭你這種動不動就要死要活的男人,要救人純粹是不想讓那些惡人順遂。」還可以順道摸走幾件趙府的寶貝呢,何樂而不為?

 

  最後一句他沒說出口,只朝一臉呆滯的常夙揮了揮手。

 

  「喂,你快回去收拾行囊,子時在城郊古亭等候。」

 

  話方落,流霞的身影宛若燕子般,靈巧地消失在長夜的一頭。

 

 

 

(待續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澄舒 的頭像
澄舒

澄波瀲灩

澄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City Cafe
  • 噗.... 很俏皮的開始~~~

    水澄,午安安 ^^
  • 哈哈 拍謝這幾天較忙就沒上來><
    謝謝啦! 晚上好唷:)

    澄舒 於 2013/10/27 19:37 回覆

  • 無用
  • 這是武俠小說嗎?

    佩服佩服~
  • 哈哈,其實是帶有武俠風的....言情小說(???) XD\
    其實我也不知該怎麼分類比較恰當,有愛情有宮廷也有武俠還有尚未出現的仙妖(這不算劇透吧XD),比較像是各大類型的混合體....XD

    澄舒 於 2013/11/04 23:17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