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 任務

 

 

 

  子夜,整座城掩於夜的帷幕之下,寂靜無聲。

 

  然而王城一隅,卻有一處仍是燈火通明。

 

  此處即是靖寧國國君的寢宮──盤龍宮。

 

  一名身著黑色勁裝的高挑女子緩步而來,守衛的侍衛在看清來者容貌時,便放下了本欲拔劍示警的手。

 

  「鳳姑娘。」

 

  女子神情漠然地以手勢示意無須多言,僅以眼神向這兩名侍衛詢問。

 

  見狀,其中一名便道:「皇上說過,若鳳姑娘來了,直接進去就是。」另一名接著機靈地為她開了門。

 

  女子點點頭,便不再停頓,挪動纖長玉腿、直往寢宮深處而去。

 

  做為一座君王的寢宮,說實在盤龍宮並不華麗,不但沒有金碧輝煌,反而過於簡樸──但在簡樸的擺設之中,卻隱隱透出一股肅殺之氣。

 

  蟄伏地、耐心地等待,等待著把所有因這無害外表而卸下心防的愚蠢人類一口吞沒……在這兒待久了,總感覺走道盡頭會忽地射出數支讓人猝不及防的冷箭,或是陰暗的牆角會在人放鬆警戒時、跳出暗衛從背後一刀穿透來者胸口。

 

  盤龍宮給她的感覺就是這樣,而那一位──

 

  嘲弄地撇了撇嘴,斂容,她那雙冷冽如同天上寒星般的燦亮眸子望去,望見的卻是正閒適對弈的兩人,不禁微微蹙起秀眉。

 

  下棋?

 

  「來了?」

 

  靖寧國當今聖上──紫宸帝殷德鈺只淡淡瞥她一眼,隨後便將目光移到棋盤上方興未艾的廝殺。

 

  「參見皇上、璃妃娘娘。」

 

  女子福了福身子,但沒有行大禮──或該說,身分「特殊」的她不需要行大禮,這是皇帝賜與的「特權」。

 

  璃妃盈盈一笑,輕輕落了一子,輕啟櫻唇:「皇上,鳳姑娘既然來了,臣妾應當告退了。」

 

  殷德鈺連抬眼也懶,只道:「愛妃這是認輸了?」

 

  「是呀,臣妾自比不如。」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,回眸,璃妃起身、向殷德鈺盈盈一拜。「皇上棋藝精湛,臣妾服了。」

 

  「既如此,妳下去吧。」

 

  殷德鈺揮揮手、無意留人,璃妃唇角微僵,但未發難,只柔順地福了福身子。「臣妾告退。」

 

  轉身,她望了仍是微俯著臉蛋的鳳無翎一眼,便飄然離去。

 

  現下,只剩他們兩人。

 

  殷德鈺慢悠悠地將視線掃了過去,盯著她微俯、仍不掩其艷麗容姿的臉蛋,一語不發。

 

  鳳無翎莫約是受夠了他近乎無禮的視線,倏地抬眸,冷然眸子裡盡是寒冰。「不知皇上深夜宣見無翎,所為何事?」

 

  殷德鈺不語,卻下了軟榻、走到鳳無翎面前。

 

  「璃妃……似乎對妳有些話想說。妳惹惱她了?」

 

  這男人裝傻?分明是故意的。「無翎惶恐。」

 

  春宵良辰,僅僅只是下棋就夠羞辱貌美如花的璃妃了,況且還宣見了其他女子。試問,哪個妃子被奪了寵、心裡不惱?尤其這璃妃乃汪國公的千金,身家背景雄厚不說,她本人也是個心高氣傲的女子,這一回只怕是將鳳無翎給恨上了。

 

  鳳無翎暗自撇撇嘴,不屑說破。

 

  她不在乎璃妃是否從此怨恨她,反正她仇家從不缺這一個。

 

  「也罷。朕宣見妳,是為一重要之事。」略為一頓,他舉杯就口,淺啜杯中清香。「朕已經讓夏侯泰更動部署,短期內邊境不會再有戰事。」

 

  鳳無翎猛地抬首,向來淡漠的面容也不禁微變。

 

  這是要與各國和平共處嗎?不,不可能!必定還有後著。

 

  方穩了心神,便聽殷德鈺道:「朕讓池霄派了三批人馬,埋伏各國朝中、暗地蒐集情報,若各國有什麼動作,會立時捎來訊息。」

 

  果然。冷冷一笑,鳳無翎淡然開口:「所以,皇上要讓我去刺殺三國之中某位重要人物?」

 

  殷德鈺突地轉身看向她冷傲的面容,微微地笑了,卻笑得讓鳳無翎不禁一陣背脊發涼。

 

  「無翎,朕的好姑娘,妳這樣聰明,一定也明白了朕的用意,是嗎?」

 

  「無翎不敢。」

 

  「妳不敢?妳倒是沒有什麼不敢的。」嘲弄一笑,殷德鈺也不追究,只繼續道:「還不需要見血。去絳楚國,池霄的人會告訴妳如何行止。」

 

  「是。」握緊袖中藏著的手心,她福了福身子,「這就啟程,請容我告退。」

 

  「慢著。」

 

  冷不防,殷德鈺伸手攫住鳳無翎雪白的右腕,力氣之大,彷彿要折斷她纖細的手骨似的。

 

  「妳要知道,朕向來沒什麼耐心。妳──可別讓朕等太久。」

 

  語畢,不待她反應,殷德鈺便放開了她,邁開步伐、掠過她,走出盤龍宮,遠遠的只聽見殷德鈺向外頭宮人道:「擺駕璃雨宮。」

 

  鳳無翎猛地回神,冷汗卻自額際涔涔滴落,她顫抖的左手緩緩覆上右腕被殷德鈺捉緊的地方,逃難似地轉身離開。

  

 

 


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澄舒 的頭像
澄舒

澄波瀲灩

澄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