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,這裡是小小公告:)
2014年九月,成為研究生,每天都與paper戰鬥中。
至於創作....我富堅惹。目前預計2016年7月完成論文,8月重拾創作之筆。
※ 部分貼圖取自網路,若侵權,煩請告知,在此先向原作者道歉一鞠躬
※ 若於文字等等有引用之需,請私訊或留言告知、並且於引用時標明來源,感謝:)

《初臨凡塵》【異狐】卷一

  第一章(三)

 

  厲州 鄒陽縣

  鳳璧王朝乃昊暘大陸三大強權之一,版圖遼闊,以嘉州妙鈺都為行政中心,底下劃分十二州郡,各分設州牧及州官系統向妙鈺都王權定期呈報。

  州郡之下以「縣─鎮」再細分,一級一級分層管制,嚴密無縫,鳳璧王朝的當今聖上就是像是有了千里眼和順風耳,對底下瞭若指掌。

  厲州位於鳳璧王朝西方的竟華山一帶,其中鄒陽縣的武英鎮更是知葉河與淮夢河匯流之處,掌控了昊暘第一江──昇平河的上游河運,是以船軸群聚,商業頗盛。

  然而,如此富饒的武英鎮,卻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得富裕的滋味。貧富相差甚大,朱門的豪奢華貴總和路旁的衣衫襤褸形成了強烈對比。

  「嘻嘻……哈……」

  孩童清脆的笑聲,從武英鎮最外圍的木屋瓦舍旁傳出,只見幾名身穿絲綢的孩童圍住一個衣衫破爛的小女孩,指著她哈哈大笑。

  「醜丫頭!哈哈……蓉兒是醜丫頭!」

  另一名男孩指著她,神情嘲弄。「又笨又醜,而且又窮又髒,憑什麼擁有這麼漂亮的東西!」

  「就是嘛!這麼漂亮的墜子,配本少爺才適合!」其中穿得最華貴的孩童一把搶過小女孩掌中的玉墜子,直接掛在頸間,兀自笑得開懷。

  名叫蓉兒的小女孩見狀,欲撲上前搶回來,卻被小少爺旁的男孩給攔住。

  「還給我!那是娘的遺物不准你們碰!」

  「不准我們碰?好大的口氣。有本事妳搶搶看啊!」

  話落,小少爺拋弄著掌中玉墜,仗著身高優勢,睥睨著矮他一個頭、任憑她跳再高也搶不到的蓉兒。

  「還給我!還給我!」

  「哼,煩人的丫頭!」小少爺拋高玉墜,另一手推倒蓉兒,一群人惡劣地哈哈笑著。「醜蓉兒,笨蓉兒,小矮冬瓜兒,撲通一聲掉入溝兒!」

  顧不得小少爺是縣官之子,她再也忍不住,上前抓起小少爺的手張口一咬──

  「啊!」小少爺痛極,鬆開握住玉墜的手,猛力捶打不鬆口的蓉兒。「妳放開!放開啊!旁邊愣什麼,快把她給我拉開!」

  小毛頭們一哄而上,對蓉兒瘦小的身軀又踢又打。小女孩哪受得了這般粗暴對待?沒多久,她痛得險些昏厥,只好鬆口。

  「瘋丫頭!給本少爺記著!得罪了我,就別想待在這鎮上苟且度日!」小少爺反手甩了她一巴掌,瞟向地上的玉墜子,怒火上揚,上前猛力踐踏。

  「不……不……」蓉兒無力阻止,只能任他踐踏娘親的遺物。

  「哼!咱們走!」洩憤過後,小少爺領著一干小流氓離開,留下蓉兒哭泣的孤單身影。

  她伸出顫抖的小手,拾起地上已有許多裂痕的玉墜子,掩面哀哭。她心中既怨怒又悲傷,而且深深恐懼著。

  半晌,她顫巍巍地努力站起身子,握緊手中玉墜,往「回家」的方向走──

  令她恐懼的地獄。

 

  「爹……」她害怕地推開木門,看見裡頭椅子上頹倒的男人身影,不禁抖瑟得更厲害。「蓉兒……回來了……」

  「叫妳辦的事呢?」

  「我……」蓉兒躲在門後,怯怯地望著面色陰晴不定的父親。「我沒去當鋪……這是娘的遺物,我……」

  「什麼!」男人怒然拍桌,凶神惡煞地站起來,揪出還想躲藏的蓉兒,猛力拉她進屋。「老子叫妳去當了它,妳當耳邊風嗎?!捨不得?不必!妳娘死了半年早就用不到這東西,妳不去當了它,咱們吃喝要靠什麼?老子想買酒也買不起!」

  「爹……」果然,又喝醉了……蓉兒好怕……

  「玉墜子呢?!」眼尖地注意到她握拳的手,男人扳開她的手,眼見她掌中的玉墜子多了好幾條難看的裂痕,氣得甩她一巴掌,打得她眼冒金星。「死丫頭!妳讓它壞成這樣,能當幾個錢?存心想餓死我嗎?啊?!」

  「嗚嗚……」

  看她哭了男人更是火大,注意到她身上的殘破和傷勢,沒有憐惜她反倒更狠狠痛罵她。「哭哭哭,只會哭!叫妳去辦點事妳也能搞成這樣,肯定是跟那些死小孩野哪去了吧!只會玩耍和哭鬧,沒用!該死的賠錢貨!」

  男人拿出藤條,狠狠抽了她幾下,便拎著她丟到門外。「給我滾!去外面反省,想想晚飯該怎麼辦,否則老子唯妳是問!」

  木門砰地一聲被甩上,蓉兒知道,她又無家可歸了……

  她身上沒有一處是不帶傷的。

  總是這樣的,日復一日,過著被同齡孩童欺凌、還被親生父親打罵的日子,她想追隨母親的腳步,卻沒勇氣。

  算了……久了,她也麻木了、不痛了……

  茫然地走著,蓉兒渾然未察她已走到郊外一彎清流旁,待她回神,她才發現自己身在何方。

  流水潺潺,綠蔭蔽天,是一處令人心曠神怡的好地方。

  蓉兒正想躺在草地上舒緩疲憊時,一道類似鐘聲的低鳴竄入耳裡,針般地輕刺了她心頭一下,她不禁一顫,坐直身子環顧四周。

  「是什麼……咦?」

  水裡,似乎藏著什麼。

  小小身子下意識想往後退去,卻像被什麼東西釘住,腳生根似地移不開。「啊……放開我、放開我!」

  有妖怪!

  驚懼的蓉兒腦中閃過這三個字,嚇得刷白了小臉,晶瑩淚珠滾滾落下。

  為什麼我這麼命苦?生時活得痛苦,連現下要死了也不得善終?

  這一刻,蓉兒忍不住怨懟,她怨天、怨地、怨這一切!

  就在此時,水面湧起波濤,像是鐘聲的低鳴聲再度響起,越來越大聲、越來越刺耳──

  忽地,低鳴聲停下,蓉兒抬起眼,訝然。

  水面上──竟懸浮著一尊通體豔紅的玉觀音,而且──不知何時,她身旁的景色陷入一片濃重詭秘的闇紫!

  或者該說,是蓉兒身陷這闇紫空間。

  「嗚嗚……」好可怕,這是什麼?

  「蓉兒──」

  幽幽地,那聲呼喚止住了蓉兒的淚水,她抬起驚惶淚眼,險些窒了呼吸。

  是娘的聲音……是娘的聲音!「娘!是娘對不對?妳在哪裡?」

  蓉兒心焦如焚,掉淚掉得更兇,她在闇紫空間內無頭蒼蠅似地跑著,試圖穿越卻無法,只能猛力拍打紫色結界。

  「娘!娘妳快出來,蓉兒好想妳……」

  「蓉兒。」呼喚聲再度響起,溫柔的、卻帶一絲詭譎的。「娘在這兒。」

  「娘!」蓉兒轉身,看見的卻是那尊懸浮的玉觀音穿越紫色結界、進來空間裡,忍不住張大了小嘴。「娘……?」

  「蓉兒,妳有沒有想要什麼願望?」

  「我……」雖然覺得奇怪,但那的確是娘親的聲音,單純的蓉兒沒多想,低下了頭,怯怯地說:「我很想念娘……蓉兒過得好痛苦,想跟娘走可是好怕痛……」

  「娘啊……也好想念蓉兒。」那聲音放柔,低柔嗓音隱含引誘人心的魔魅。「孩子,跟娘走吧,妳受了很多委屈,娘都知道而且好心疼。」

  「娘……嗚哇……蓉兒、蓉兒要跟妳走!」

  「好。」玉觀音的周身緩緩散出紫色的妖異之氣,漸漸壟罩蓉兒瘦小的身軀,她眸中的光彩一點一點地逝去……

  「孩子……我帶走妳,也將帶走一切讓妳痛苦的人事物──」

  那低柔嗓音陡變,一個纖盈的冰藍色身影自紫氣中走出,含著同情的目光,伸手接住失去意識的蓉兒,吐出的話語卻冰冷殘酷──

  「一切,滅。」

  此時,遠方傳來女子預期中的波濤聲與尖叫聲,女子冷冷一笑,抱著蓉兒、轉身消失在一團紫霧之中。




  [待續]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澄舒 的頭像
澄舒

澄波瀲灩

澄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zhuangfuan
  • 標題是第一章(三)
    內容的開頭卻是第一章(二)
  • 噢噢謝謝你
    是我標內文開頭標錯了
    故事情節其實沒有漏缺 

    澄舒 於 2011/10/13 18:01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